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下一个十年人与公司之间将发生怎么样的变革 >

详情

下一个十年人与公司之间将发生怎么样的变革

  在一个科技变革的时代,资本与劳动力的关系如何调整,又应如何应对机器取代人的未来?这个问题从亨利·福特的时代到今天,其必要性并未减弱。人与机器的未来如何演绎,资本与劳动者在数字经济中又如何博弈,将是下一个十年《经济学人·商论》关注的主题。

国际在职学位提升

  福特汽车的创办人亨利·福特在1914年率先开出“5美元日薪”,高出市场价格的一倍,同时大幅降低Model T的价格,让更多福特的工人能够买的起福特制造的汽车。很多研究资本主义历史的学者认为,老福特的这一举动既推动了生产技术的巨大变革,也在资本主义不容易处理的劳资关系上取得了突破。Model T是最早推行泰勒所推崇的流水线生产的车型,把制造带入了大规模细分工的时代;给工人加工资,让工人能够买得起车,也把资本主义带入了消费时代。老福特很清楚,工人不只是流水线上的劳动力,也是购买商品支持经济发展的消费者。

  几十年后,老福特的后人与福特工会会长的一番话也发人深省。工会酝酿着通过集体谈判要求加薪,资方却强调劳动者加薪的结果是公司丧失竞争力。

  老板:“看看我们流水线上已经在采用的机器人,别再要求加薪了,不然我们将不得不用机器人取代所有的工人。”

  工会:“工人都被机器人取代了,谁来买福特的汽车?”

  ---

  仔细揣摩一下这番被很多人转述的对话,背后的主题其实是在一个科技变革的时代,资本与劳动力的关系应该如何调整,又应该如何应对机器取代人的未来?

  对于历史,会有不同解读。《经济学人·商论》的自由交流专栏(Free exchange)文章《更好,更强,更快》(Better,stronger,faster)引述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丹尼尔·拉夫(Daniel Raff)和哈佛大学的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的研究,认为老福特实行的“5美元日薪”是一种“效率工资”。福特装配线上的工人全部当班时间都在做着让人头昏脑涨的重复性工作,很多人不能长久坚持。福特的解决办法是付给员工高工资,远远超过他们能在别处挣得的水平。这有助于弥补他们的痛苦。更重要的是,这使得热切的求职者大排长队,也让人们知道离职者很快就会被取代,而且不能轻易回头。换句话说,拉夫和萨默斯认为,老福特把工资提高一倍并不是在宏观上对资本主义劳资关系的重大调整,而是管理的必须。

  这篇专栏还描述了一个新现象:越来越多企业开始用最新的监控机器来监督劳动者的工作。作者认为,新科技为自动化铺平了道路,这与工厂实行严格的管理和纪律促进了机器取代人类如出一辙。而这种转变也极大改变了劳资关系的平衡。以自动化取代工人的可能性增强了公司对工人的控制力:任何人如果想加薪,或想加入工会以期团结起来在效率提升所获的回报中分得一杯羹,都会因为机器人的威胁而没了底气。

  另一篇自由交流专栏《数字无产阶级》(The digital proletariat)提出了新颖的想法:既然数字时代数据是最重要的石油,而人的行为数据是最重要的大数据,而机器取代劳动者似乎又是无法阻挡的潮流,能不能把数字资产的收益归属给劳动者?

  专栏引述一篇引人入胜的新经济学论文的说法,提出每个人都是“数字劳动者”,让巨型IT平台公司得以创造财富。如果未来经济要正常运转并避免因新技术造成的失业危机,我们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并据此改变大型互联网公司与用户之间的关系。

  专栏进而提出,数据不应被视为资本,而应被视为劳动——更具体而言,被视为生产此类信息的人的财产,除非他们同意将其提供给企业以换取报酬。在这样的世界中,用户数据可以多次出售给多家公司,从而降低数据集在市场准入门槛中的重要性。向用户付款来获得数据将有助于分散AI产生的财富。公司也可能通过付款产生更好的数据。例如,公司无需猜测某人为何在购物中心内闲逛,而可以要求个人分享访问了哪些商店、看过哪些商品的信息以换取报酬。也许最大胆的一点是,作者们认为数据劳动可以被看作是有用的工作,并获得与有偿就业相同的尊严——可算是大规模自动化这一可能的前景中一个可喜的副作用。

  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将发生怎么样的变革,这是未来十年关注的焦点问题。



文章标签

报名咨询

  • 项目负责人:杨老师

  • 电话:13161328336(同微信),010-62750882

更多疑问 全面解答

资深课程专家在线为您解答所有疑惑

免费咨询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44407 Second.